论英雄
2016年12月29日 来源: 作者:王光强 整理 浏览次数:329

论英 

夫草之精秀者为英,兽之特群者为雄。故人之文武茂异,取名于此。是故聪明秀出谓之英,胆力过人谓之雄,此其大体之别名也。若校其分数,则互相须。各以二分,取彼一分,然后乃成。(草木的精华称为英,禽兽中超群者称为雄。那些文才武略卓越者称为英雄,就是由此得名的。所以具有远见卓识的叫做英,胆力超群的叫做雄,这是英和雄大概的区别。如果考察分析人所禀赋的英与雄的区分配置,就会发现英和雄是互相配合、互相依赖着的。如果把英与雄各自一分为二,然后交错搭配组合,在一个整体中“英”与“雄”各占一份,这样的人材能成就功业。
   
何以论其然?夫聪明者英之分也,不得雄之胆,则说不行。胆力者雄之分也,不得英之智,则事不立。是故英以其聪谋始,以其明见机,待雄之胆行之。雄以其力服众,以其勇排难,待英之智成之。然后乃能各济其所长也。(为什么这样说呢?聪明智慧是英材的天赋,不具备雄材的胆略,正确的观点就不能推行。胆识力量是雄材的天赋,不具备英材的智慧,事业也不能成功。所以,“英材”用智慧谋划于开始,用明察发现事物的微小动向,又通过“雄材”的胆略决断而付诸实施。“雄材”用力量制服大众,用勇敢排除困难,又通过“英材”的智慧而成就功业。这样,英材和雄材就能够互相用对方的长处补足自己的短处。
   
聪能谋始,明能见机,而勇不能行,可以循常,而不可以虑变。力能过人,勇能行之,而智不能断事,可以为先登,未足以为将帅。必聪能谋始,明能见机,胆能决之,然后可以为英,张良是也。气力过人,勇能行之,智足断事,乃可以为雄,韩信是也。故英可以为相,雄可以为将。若一人之身,兼有英雄,则能长世,高祖、项羽是也。(聪慧能够谋划事情的开始,明智能够洞察事物的动向,但勇气不足以去实行,(这样的人)可以遵循常道,而不能应付变故。力量超过众人,又具备勇敢的禀性,而没有判断事理的智慧,这样的人,可以是先锋,但不能够做统帅。一定要智慧足以谋始,明察足以见微,胆略足以决断,这样的人材算是英材,张良就是这类人。力气足以超过他人,勇敢足以敢作敢为,智慧足以谋断事理,这样的人材算是雄材,韩信就是这类人。所以英材可以为相,雄材可以为将。如果一个人身上兼备英材和雄材,就能够功高盖世,称雄一时,刘邦、项羽就是这样的人。
   
然英之分以多于雄,而英不可以少也。英分少,则智者去之。故项羽气力盖世,明能合变,而不能听采奇异,有一范增不用,是以陈平之徒皆亡归高祖。英分多,故群雄服之,英材归之,两得其用。故高祖能吞秦破楚,宅有天下。(然而英分和雄分相比较,英分更显得不能缺少。缺少英分,英材一定会离开他。所以项羽力能拔山,气概盖世,也有顺时应变的明智,但是却不能听取奇异的计谋,有一奇士范增而不能重用,陈平等人也就逃亡归顺了刘邦。英分多的人,雄材服从他,英材归顺他,两得其用,所以刘邦能够吞并强秦,击破西楚,统一天下。
   
然则英雄多少,能自胜之数也。徒英而不雄,则雄材不服也。徒雄而不英,则智者不归往也。故雄能得雄,不能得英。英能得英,不能得雄。故一人之身兼有英雄,乃能役英与雄。能役英与雄,故能成大业也。(这样说来,英分和雄分的多少,是决定自身成败的关键。只具备英分而没有雄分,那么雄材不会服从;只具备雄分而没有英分,那么英材也不会归顺。所以只具备雄分的人能得到雄材,不能得到英材;只具备英分的人能得到英材,不能得到雄材。因此,一人之身兼有英分和雄分,才能够统率英材和雄材,成就伟大的事业。      (刘劭《人物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