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讹传讹”不是作文训练目标
-----《蜀道难》一道“研讨与练习”的思考
2015年05月23日 来源:《语文周报》 作者:王光强 浏览次数:842

“以讹传讹”不是作文训练目标

-----《蜀道难》一道“研讨与练习”的思考

福建泉港一中        王光强

普通高中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语文》第三册(人民教育出版社)第二单元选的《蜀道难》一题“研讨与练习”四:唐代孟棨《本事篇》载:“李太白初自蜀至京师,舍于逆旅,贺监知章闻其名,首访之,既奇其姿,复请所为文。出《蜀道难》以示之。读未竟,称叹者数回,号为‘谪仙’,解金龟换酒,与倾尽醉,期不间日,由是称誉光赫。”试发挥联想和想象,改写成一则小故事。(以下称“训四”)

我认为教材中不应该选用这样的材料作作文题目。原因有二。

一,材料加标点符号有误,造成文义的曲解太大。古代的文章是没有标点符号的,唐代孟棨《本事篇》也一样,“训四”的标点符号是编者加上的,按教材的停顿来看,共三句话,第一句前部分施动者是李白,后部分施动者是贺知章;第二句施动者是李白;第三句前部分施动者是贺知章,后部分施动者是李白。我认为这样加标点符号不合理,应该直接的分为五个句子,让每个句子的施动者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特别是“训四”的第三个句子造成句子内容表述不清楚,这“解金龟换酒”是谁呢?是贺知章,还是李白。我认为作为有身份的贺知章是不可能“解金龟换酒”,而李白是常常有的事,在《将进酒》中“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就是典型的例子。我认为可以按下来停顿:“李太白初自蜀至京师,舍于逆旅。贺监知章闻其名,首访之,既奇其姿,复请所为文。出《蜀道难》以示之。读未竟,称叹者数回,号为‘谪仙’。解金龟换酒,与倾尽醉,期不间日,由是称誉光赫。”更合理。

二、唐代孟棨《本事篇》与欧阳修、宋祁《新唐书·李白列传》都有共同史话,但是谁见谁表述是不一致,那个更符合史实呢?

从唐代孟棨《本事篇》中“贺监知章闻其名,首访之”来看明确是贺知章要去见李白。 “天宝初,南入会稽,与吴筠善,筠被召,故白亦至长安。往见贺知章,知章见其文,叹曰:‘子,谪仙人也!’”(欧阳修、宋祁《新唐书·李白列传》)从《新唐书》来看是李白要去见贺知章。

到底是李白要去见贺知章呢?还是贺知章见李白呢?我们先看两人相见前生平。

贺知章(659 —744)证圣元年中进士第。开元十三年(725)为礼部侍郎兼集贤院学士,后秘书监。

李白(701-762):开元八年(720)二十岁的李白就带着自己的诗文拜访礼部尚书出任益州苏颋;开元十五年(727),二十七岁取故相许圉师孙女为妻;开元十五年(730),三十岁又找安州裴长史,又被裴所拒,他在地方找不到出路于是与吴筠善上长安寻找出路。

“《蜀道难》大约是唐玄宗天宝初年,李白第一次到长安时写的” (阎昭典《唐诗鉴赏辞典》)。

根据以上资料,因此我推断他们第一次相见应该是天宝初年。这时李白与贺知章不仅年纪相差大,而且身份也大不相同:李30来岁,而贺已70多岁的老人了;一个是流浪社会的到处碰壁的人,一个是赫赫有名的皇帝身边重臣。一对不认识人急于相见是肯定要有动机的,贺的动机是什么?李的动机是什么?难道仅凭贺知章“爱才”就能使他来见李白?可是李白此时刚到长安,而在此前是处处不顺(可以说是“碰壁”)的求仕者,《本事篇》中“由是称誉光赫”,也是说李白是在贺知章的推荐下才有名气。作为高高在上的贺知章怎么会“闻其名,首访之”呢?当时贺知章的知名度很大是不可质疑的,“俄迁太子宾客、银青光禄大夫兼正授秘书监。知章性放旷,善谈笑,当时贤达皆倾慕之。”(《旧唐书·贺知章列传》)。刚到长安的李白也“倾慕之”是正常的。作为李白如果能攀上这样的名士是比过去“苏颋”“裴长史”更有好事,从这里来看应该是李白去求见贺知章才对。我认为欧阳修、宋祁《新唐书·李白列传》中“往见贺知章,知章见其文,叹曰:‘子,谪仙人也!’”是正确的。就孟棨《本事篇》中“贺监知章闻其名,首访之”,也只民间的笔记史料而已,说贺知章去见李白是值得商榷的。编者引进孟棨《本事篇》材料让学生去再创作,我担心会有“以讹传讹”的效果。

编写教材是个严肃的问题(包括“研讨与练习”),本来《蜀道难》是篇百读不厌的上乘文章,编者在后加上这道“以讹传讹”的“研讨与练习”题也就逊色多了。我认为这则“研讨与练习”题应该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