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境教学视野下的生成语文
2016年02月01日 来源:《语文教学通讯 高中刊》 作者:孔凡成 淮阴师范学院文学院 浏览次数:562

语境教学是语文教学的基底理论,是判断诸多语文教学理论是否科学合理的一项重要依据。作为语文教学研究的一种分析框架,语境教学可以对语文教学中出现的种种现象作出合理的解释。任何语文教学现象的出现,都产生于特定的语境,这种语文教学现象是否符合语境教学的基本原理,就成了判断该种教学现象是否合理、科学的关键性因素。一般而言,语文教学中出现的合理做法大都符合语境教学理论,不良做法则明显违反了语境教学理论。

基于此,我们不妨来看看江苏省著名特级教师、教授级中学高级教师李仁甫先生倡导的生成语文。从语境教学角度看,生成语文教学理论和实践符合语境教学原理,具有强劲的生命力。

生成语文体现了情景语境教学的基本精神。情景语境教学要求运用情景语境理论来指导教师教语文。课堂教学是在一定的情景语境中进行的——课堂本身就是一个情景语境。情景语境包括交际目的、交际话题、交际对象、交际关系、交际时间、交际地点、交际场景、交际过程中的附着符号束等因素,它们在教学中对教学活动的顺利开展都有重要影响。一方面,这些情景因素制约着课堂活动的开展;另一方面,它们对于言语活动中的某些语言现象在一定程度上起到解释和说明作用。因此,在教学过程中,我们要自觉地遵守情景语境因素的有关要求,并主动地利用和发挥情景语境因素的相关功能,使之对教学活动产生正面的影响。特别是课堂情景语境因素之一——学生,作为教师的交际对象,在教学中更是起到决定作用,无论是教学目标的确立、教学内容的选择,还是具体的教学方法的选择,都要考虑到学生这个课堂情景因素,做到以生为本,根据学生的起点确立教学目标和教学内容,充分发挥学生的能动性和创造性,由学生来解决相关问题。

李仁甫先生倡导的生成语文充分地体现了这一精神。他强调要重视语文课堂的客观性,认为“一切教学行为都是放在‘现场’(师生复杂的关系以及互动、自然、真实的过程)进行的,都必须考虑‘现场感’。尊重课堂的客观性,重视关系与过程,‘生成’现象便会随机、即时产生。”[1]所谓“现场”,就是课堂当下进行着情景语境,具有真实性、客观性特点。他认为生成语文的最明显特征就是生成性,如果教师能够“真正尊重现场并力求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因人制宜”[2],课堂上就会随机、即时地生成诸多“意外”“陌生”现象,这就形成了生成课堂。他说:“生成课堂就是指充分利用课前预备,而在现场随机、即时产生许多意外和陌生的一种新型课堂。”[3]可见,生成课堂就是在弹性预设的前提下,在课堂教学的展开过程中,由教师和学生根据不同的课堂情景语境,自主构建教学活动的过程。生成语文强调现场产生。在课堂情景语境中,现场情景语境因素对教学目标、教学内容具有制约作用,其中课堂情景语境因素——教师的交际对象学生对教学目标、教学内容的确立与完成有着重要影响,教师要根据学生提出的要求,来确定教学目标、教学内容,并根据需要适时变通教学目标、教学内容和教学方法。可见生成语文的实质,就是对课堂情景语境中教师交际对象——学生因素的及时把握,也就是对情景语境教学法的恰当运用。

20141226日下午,江苏省语文课程与教学论研究中心2014年学术年会暨生成语文教学研讨会在盐城中学隆重召开,李仁甫先生开设了《金岳霖先生》研讨课,践行生成语文理论。课堂上李先生围绕生成课堂的核心理念,由学生提出问题,并将学生提出的问题作为教学目标和教学内容,促发性灵,适时助学,为学生提供了一个充分展示的舞台,提供了精彩生成的自由与空间。请看其中一个小片段:

生1:第八段写我送给王浩一幅画,画的是“几个青头菌,牛肝菌,一根大葱,两头蒜”和“一块很大的宣威火腿”。我不明白为什么画这个?

师:是呀,为什么画这些东西,而不画些别的东西?哪位同学说说?

生2:因为汪曾祺喜欢吃的东西,他好多文章都写吃的东西,我想这是他最擅长的。

生3:我们看书上注释,宣威火腿出产在云南,这说明他们在西南联大的时候经常吃这些东西,容易引起王浩对当年生活的回忆。

生4:我觉得这里是表示乡情的。因为“我给他画了几个青头菌、牛肝菌,一根大葱,两头蒜,还有一块很大的宣威火腿”后面还有一句“我在画上题了几句话,有一句是‘以慰王浩异国乡情’”。

师:三位同学说的都很有道理。尤其是最后一位同学能够结合课文语境来理解。(面向生1)你现在理解了吗?

生1:理解了。谢谢同学们,谢谢老师。我还有一个困惑:课文中有很多地方写的是别人,好像走题了……

很明显,这里汪曾祺画画意图问题来源于学生,问题的解决也来源于学生。这就意味着课堂教学内容和解决方式是现场生成,是由情景语境因素——学生决定的,体现了情景语境教学的基本精神;而且在该情景语境中,师生之间形成了平等的对话关系,有力促进了现场的多元生成。而在学生的互动中,学生都能根据课文的相关语境因素来回答,第一位同学根据汪曾祺的特殊喜好回答,第二位根据当年王浩和汪曾祺在西南联大的生活情景回答,第三位根据课文的上下文语境回答。这三个答案都体现语境教学精神,都有道理,从而促成了多元互补。

在教学中,李先生能够根据教学情景灵活应对,能够针对现场情景作出事先没有考虑到的准确而迅疾的回答,能够很好地把握瞬息万变的课堂情景,创造出“未曾预约的精彩”。这种教学机智充分体现出情景语境教学的基本精神。

生成语文体现了上下文语境教学和社会文化语境教学的基本精神。李先生具有浓厚的语境意识。他认为“语境是由语言碎片(字、词、句、行、段)构成的,而语言碎片又得通过语境体现意义,不同的语言碎片在语境里又形成相互的关联”[4],这种基于上下文语境的互联,要求教师的教与学生的学,都要关注语境。他认为,在阅读教学中,师生双方都要亲近原文,因为“原文其实就是语境”[5];要“触摸语境”[6],要有高度的语境意识,关注课文的上下文语境和社会环境;要延展文本,注意文本的互文语境。

基于此,李仁甫不论在构建的“生成语文”备课“定模-切入-展开-互联-聚焦”五环节中,还是在课堂教学“用模-切入-展开-互联-聚焦”五环节中,都充分考虑到学生因素在其中所起的作用,考虑课堂语境因素的作用。

“生成语文”备课“定模-切入-展开-互联-聚焦”五环节,是教师课前假定,定模是确定课堂启动模式,切入是假定学生可能存在的困惑点、质疑点、关注点或发现点,展开则是假定学生围绕可能的切入点进行一轮、讨论、辩论等的过程,聚焦则是假定学生学习中应该围绕的目标、重点、难点以及方法。这里的假定,是根据教师对课文的认识和学生的认知对备课过程所做的假定,是虚拟语境备课的体现。课堂教学五环节“用模-切入-展开-互联-聚焦”则是在虚拟备课的基础上,根据现场教学情景展开的环节,与备课“定模-切入-展开-互联-聚焦”五环节可能有交叉耦合之处,这表现在教学中能够适切运用课前预备的相关成果,并且能够根据课堂现场情景,对这些板块进行适当调整,做到随缘而教。这就是说课堂教学不仅体现虚拟语境教学的基本精神,而且能够体现课堂情景语境教学精神,实现虚拟的过程与真实的过程相对接,将预设(重要是弹性预设)与生成巧妙结合,有机统一。

更值得注意的是,无论备课五环节,还是上课五环节,其中的“互联”更是鲜明地体现出语境教学精神。李仁甫先生认为,在备课环节中,互联是“指教者在文体的不同信息之间(通常是两个方面的信息)假定的有意义的多维(通常是双向)联结”[7]。互联有三种表现情态:点面互联、彼此互联和内外互联,无论那一种类型,都充分体现了语境教学精神。

点面互联包括由点到面和由面到点两种情形。李先生认为,如果学生切入的是一个具体的“点”,比如词语或句子、段落,等等,那么教者可以联动到“面”,既可以联系词语所在的句子或句子所在的段落、段落所在的层次、标题所涉及的主题背景,以及文体蕴含的教学目标、教学重点、教学难点和思维方法[8]。很明显,这是将字词学习放到到句、段、篇,将句放到段、篇,将段放到篇中,是由部分到整体,紧密联系课文的上下文语境开展备课与学习,是字不离词、词不离句、句不离段、段不离篇的具体体现。

李先生认为,如果学生切入的是“面”,比如直接提及教学的核心问题,或欣赏到写作特点等等,那么教者可以联结到“点”,比如指导联系蕴含着核心问题的一些段落、句子、词语,或写作特点所涉及的具体词语、句子、段落,等等[9]。这就是说,学生提的问题是宏观的、整体性问题,教者可以引导学习结合具体的段落、句子、词语来理解,做到由整体到部分,紧密结合课文中相关部分,要求言必有据,据在文中。这仍然是联系上下文语境的体现。

李先生认为,如果学生切入的是“此”,比如开头段或结尾段、中间段、标题,那么教者可以联结到“彼”,如结尾段或开头段、前后段落、正文[10]。这是要求做到瞻前顾后、前后相联,紧密联系文本的上下文语境。

李先生认为,如果学生切入的是文本之“外”,比如写作背景、作者生平,那么执教者可以联结到文本之“内”,即课文本身[11]。这就是说,要做到从文本整体出发,依托上下文,联系上下文,根据上下文,从而避免出现游离文本现象。

很明显,上述做法是对上下文教学法和上下文学习法的具体运用。

李先生认为,如果学生切入的是文体之“内”,即课文本身,而课文不足以帮助理解,那么教者可以联结到文本之“外”,即写作背景以及作者生平[12]。这是知人论世法的具体运用,体现了社会文化语境教学的基本精神。

当然,课文理解由内而外,也可以由课文联系到相关的课文的其他文本,通过互文语境实现多文本交叉互动。

教学过程中的互联也是如此,在指导学生“独学”和“汇学”中,无论是在自主学习还是合作学习,师生双方都要注意切点联面、切面联点、切此联彼、切内联外、切外联内,紧密联系课文的上下文语境以及课文产生的社会文化环境。

因而在备课和上课中,生成语文要求教师要有语境意识。在备课中,要注意运用语境备课法,根据语境备课法开展备课活动,注意联系语境备课,使备课活动始终能够围绕课文展开;在教学中,运用语境教学法,指导学生学会运用语境学习法,形成语文思维,具有语境意识。

此外,李先生的生成语文之所以搞得很成功,还与李先生对相关理论的认知有关。李先生洞彻了解到课程改革前一味强调预设而在课程改革中一味强调生成所带来的困境,科学借鉴建构主义心理学和人本主义心理学的合理成分,充分发扬钱梦龙语文导读法、李镇西语文民主教育以及郑逸农非指示性教学中的先进经验,使生成语文一开始就能够避免种种可能出现的失误现象。

正是因为如此,李先生的生成语文教学就避免了非语文、泛语文和游离文本等不良现象,使生成语文能够在学生真实的语文学习诉求中,创造和谐、宽容、共生的师生关系,指导学生学得语文知识,习得语文能力;使生成语文能够充分能发挥师生双方的作用,妥善处理学生“生成”与教师在预备和生成中的指导作用,做到在生成中创生,在语境中汇学,从而使语文教学真正走在科学的语文教学大道上。

 

参考文献:

[1][2][3][4][5][6]李仁甫:课堂的风景与语文的边界[M].南京:江苏教育出版社,2014:15;15;27;35;151;150.

[7][8][9][10][11][12]李仁甫:课堂生成的启动模式[N].北京:中国教师报,2015-1-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