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赤子的悲悯情怀
2016年02月01日 来源:2015年第9期《语文教学通讯 高中刊》 作者:戴继华 江苏省南通市天星湖中学,江苏省语文特级教师,正高级教师 浏览次数:525

李仁甫老师是我的学长,因为志趣的相投,我们相识相熟相知。他首倡语文生成课堂,这在学界产生广泛而深远的影响,令人叹服,也给我许多深刻的启示。

“生成”,一个来自海外、曾经备受关爱的宠儿,时过境迁中似已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但李老师凭籍一个优秀语文人的明敏和睿智,在陈旧与熟悉中,发现了“生成”新的陌生和疏离。于是,他以之为主线,串起一粒粒智慧的明珠;以其为内核,润之以哲思的光辉;在鲜活的课堂实践中,氤氲出“语文生成课堂”这一独特的意义世界。

李老师感到,传统的语文课堂,基于“硬性预设”的理念,辅之以程序化教学,往往缺少“现场的交流”。他认为,课堂其实就是“教学现场”,而作为“现场”的课堂必然要积极应对“师生、生生、生本”等复杂的关系,以及老师助学、学生自学、学生互学等诸多真实、丰富的过程。既然如此,不管“生成”的量大量小,“生成”就是课堂必然且应然的现象,是课堂的本质属性。这一论断独到深刻,新人耳目,引领人们对“预设与生成”的关系进行重新审视。

基于此,李老师认为,如果一堂语文课强调的是随机、即时的生成,则可以称之为“生成课堂”。从方法看,生成就是创新与重组;从结果看,生成就是意外和陌生。那么,在实际教学中,李老师及其团队又是如何践行的呢?从大的方面看,主要包括两个部分。一是课前预设:当然,李老师课前预设的逻辑起点是生成(差异),其目的是为了积极应对“意外”和常态的“陌生”,它是与传统课堂截然不同的“弹性预设”。“弹性预设”的核心特征是“变动性”,即教学内容在性质、数量、序列上,以变向、变量、变序的灵活方式呈现。就教师而言,“弹性预设”是基于“互联”状态的深度备课,往往着眼于无数的局部的精心设计,以及“板块式教案”设计;板块式教案,是供随机选择的教学板块,是立体的、非线性的,其内容通常还包括学生的学习方式、对学生进行生成性控制、以及运用师生双方制定的规约来互相制衡等。就学生而言,“弹性预设”是基于“愤悱”状态的深度学习,在深度学习的基础上,提出自己的感悟、困惑和发现。二是课堂教学:为了便于阐述,李老师提出“教学引擎”这一概念,他所理解的“教学引擎”是指用来带动或推动其他教学环节的先行性、关键性的教学环节。“教学引擎”的核心就是引导学生说出自己对文本的原初感受,诸如赞叹文中妙处、提出深度学习中的困惑、质疑作者说法、探讨文本写作手法等。与传统再现课堂不同,“生成课堂”“教学引擎”的归属权在学生,这集中彰显了李老师的课堂“双主体”思想。在此基础上,李老师概括出“提问与讨论、分享与交流、表态与辩论、朗读与议论、主持与讨论、讲课与讨论、批注与交流”等七种课堂启动模式,提炼出“用模、切入、展开、互联、聚焦”等“生成课堂”五环节,除“用模”外,其他四个环节并非一次性出现,而是重叠出现,李老师称之为“四点叠现”。当然,在实际教学运作中,李老师还有许多更为精细的处理和智慧性策略。

我深深领悟到,李老师生成课堂的理论和实践研究,为语文课堂提供了全新的视域,也为语文课堂教学改革的深化彰显了一条行之有效的路径,值得每个语文老师好好学习。

特级教师李镇西在《一个思想者的课堂愿景》一文中这样写道:“2013年暑假,一向以思考为快乐的李仁甫,一向敢于质疑和批判的李仁甫,一向大胆、犀利的李仁甫,足不出户,蜗居在家,反复回眸自己曾经一次次经历过的课堂,不断剖析自己一次次观摩过的课堂,努力寻找自己对课堂的独特感受,系统梳理自己长期以来对‘课堂生成’现象的个性化见解,终于发现:当下的课堂,多半属于‘再现’课堂,严重依赖于‘预设’的鸦片,纠缠于‘控制’的幽灵。”

李镇西的话画面感极强,我们深切感受到李老师为语文生成课堂的理论与实践研究,付出的艰辛劳动。而事实上,肇始于2013年夏天、运作不到两年的这一研究,无论是理论建构还是实践佐证,都取得极其丰硕的成果,令人叹为观止。《中学语文教学参考》2013岁末连续3期刊载李老师的研究成果,《中学语文》从2013年第11期开始连续7期登载他的研究论文。2014年9月,李老师的“语文生成课堂”研究专著——《课堂的风景与语文的边界》由江苏凤凰教育出版社正式出版,且因语文老师们的欢迎而一版再版。紧接着,他的团队成员陆续发表一系列相关成果,颇有“排山倒海”之势!《语文教学通讯》2015年1、2、3、5期先后刊载18篇论文,展示“生成课堂”最新研究成果;另有一大批成果将见诸《中学语文》《语文知识》《江苏教育》《教育研究与评论》等刊物。这里仅罗列了我所知的一些,还有许多我不了解的成果散见于其他期刊。同许多老师的内心一样,对李老师,我除了敬佩还是敬佩!

或许有的老师会问了,短短的时间,李老师何以能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就?原因众多,我想最主要的有三个,首先得益于以魏本亚教授为首的导师团队的全程关注和悉心指导,其次得益于盐城中学这方沃土、全国各类权威期刊等对李老师的呵护、滋养和关爱,还有一个,就是李老师和他的团队拥有丰厚的学养!

李老师是站在哲学的高度观照语文课堂的。他吸纳了古希腊哲人赫拉克利特和法国后现代哲学家吉尔·德勒兹一脉相承的观点:世界,是不断变化的世界。而不断变化即为“生成”吗?为了解答这一问题,李老师又借鉴了过程哲学创始人怀特海的“基于关系的宇宙观”。怀特海认为,宇宙的真相存在于“关系”之中而不是物质之中,世界本质上是一个不断生成的动态过程,事物的存在就是它的生成。由怀特海的观点,李老师自然推想到“小宇宙”——课堂,说到底,课堂也是“关系和过程”的,因此课堂的本质就是“生成”。“生成”什么?德勒兹认为,生成是不断生成差异。“差异”又指什么?李老师通过研究发现,“差异”就是意外和陌生,而且应该是“少量的意外和大量的陌生”。那么换句话说,课堂生成什么,就是不断生成“少量的意外和大量的陌生”。

当我读完李老师《课堂的风景与语文的边界》这部书时,我萌生一个疑问:他矻矻穷年于语文生成课堂的理论建构和实践研究,其终极关怀究竟是什么呢?难道仅仅就是为了完成生成课堂理论和实践的构建?有可能!一个爱读书、爱思考、爱写作的青年学者应该有独立的学术追求。难道是源于自发、自觉的责任?也有可能!一个挚爱教育、酷爱教学研究的语文人,面对语文教学的种种困惑,应该责无旁贷。可当我读到他发表于2014年第21期《中国青年》上的一篇文章《课堂决定未来的社会》时,才豁然开朗。

在文中,李老师提到“两说”,一是“规约说”,一是“童心说”。

关于“规约”,他写道:“教育所培养出来的人,他要时时善待规约,并在规约中最大程度地谋求他的发展。为了培养出这样的人,并为了用他去改造出有利于他自己进一步发展的‘生活新图景’,教育本身就先得提供这样的‘生活新图景’。无论校园,还是课堂,都得提供这样的‘生活新图景’。”自从他跟学生订立了规约以后,学生的语文学习生活呈现出新的图景:课前预习到位,课堂听讲认真,课后按时做作业,能高质量完成,并非没有违约者,但都心甘情愿承担违约带来的后果;而作为教者,他也做到不迟到,不早退,不讽刺学生,如有违约则公开道歉并接受惩罚。教育家斯宾塞说过:“为我们的完满生活做准备是教育应尽的职责。”要使学生在教师的培养之后成为善待规约并求得自我发展的人,就必须现在就“做准备”,让每一个学生都成为规约文化的见习者或实习生。

关于“童心”,他写道:“童心是充满阳光的,而这种阳光正是规约文化所需要的,同时也是规约文化所能提供的。规约文化中的人,做允许自己做、自己可以做的事情——事情可以放到阳光下做,而不会像纪律文化中的人,做别人要求自己做、自己未必情愿做的事情——事情容易暗箱操作或被阳奉阴违。所以,一个善待规约的人,往往也是永葆童心的人。”每接手一个新的班级,李老师都对学生说:人人平等,个个参与;认真倾听,大胆言说;怀有童心,反对老成。他要求学生摒弃“老成”的现象:不举手,不开口,不大声,不速站,不动笔,不翻书。

关于“两说”,他又写道:“一个个学生永葆童心、善待规约,我们的课堂就会生成美丽的意外——取得最大的发展;一个个人永葆童心、善待规约,社会就会生成美丽的意外——取得最大的发展。”规约和童心,彻底改变了他的课堂:处处有学生举手,时时有学生开口,说话时大声,点名时速站。当他任教的最新一届高一两个班级,因为新来一位老师、学校领导调整课务,其中一个班级在第24天被取消时,多少学生赠之以言:“由于初中三年的习惯,我不怎么在课堂上举手,原本以为高中也会这样,就在一旁安静地听着。可是,在您的第一次童心论下,在您的第一次规约讨论下……我的心灵里已有一颗种子发芽了。”(王敏)“毫不夸张地说,您的童心,您的课堂是人生中的一次引渡。”(张明绮)“是您让我第一次真正地对语文感兴趣,是您让我每天都能有一节非常期待的课,是您让我学会用一颗童心面对学习和生活。”(郑欣彤)“再也看不到同学们在你的鼓励下的即兴表演,再也遇不到一个和我们约法三章的老师。”(姚鸿淼)……

由此看来,李老师大力倡导并努力践行生成课堂理念,其实就是为了每一个学生的成长、发展;他力图将生成进行到底,把生成课堂做到极致,就是为了让每一个学生走得更远,让未来的社会更美好。

这是一个语文赤子的悲悯情怀!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稀缺的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