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机大战的思考文摘

2016年03月25日 来源: 作者:王光强文摘 浏览次数:715

人机大战的思考文摘

 

1、胜出的是我们自己

余建斌

2016年03月17日03:14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五盘棋输了四盘,围棋世界冠军李世石输给了机器。谷歌人工智能围棋程序“AlphaGO”以碾压式的胜利显示了人工智能目前的水平,让棋手们和它的创造者震惊。在媒体各种脑洞大开的解读下,大家开始担心:未来机器真的会在智能上媲美甚至胜过人类吗?

  被戏称为“阿尔法狗”的AlphaGO,确实展现出与以往人工智能不一样的水平。和当年战胜国际象棋冠军的IBM超级电脑沃森(Watson)相比,它的计算能力以及展现出的“大局观”“棋感”,都让围棋九段高手们从“不以为然”到叹服不已。

  围棋向来被认为是一门思考的艺术,棋手所展现出的直觉和灵感常被誉为人类智慧的魅力,“阿尔法狗”能够在这样的较量中胜出,足以说明至少它在围棋“智能”上已经不输人类,也透露出,即使在人类以为只属于自己的一些智能领域,也可以用人工智能替代,这进一步让人们陷入人工智能是否会自我进化的科幻沉思。

  不过,没有必要过度夸张“阿尔法狗”的智能水平。至少从目前来看,它在对弈中使用的策略网络、估值网络和蒙特卡洛树搜索算法和人类的思考方式还不能相提并论。它证明了强大的计算能力和算法,但更重要的是,“阿尔法狗”并不知围棋为何物,既不能领会围棋的美感,也不能体味棋枰落子间所蕴含的文化和哲学意味。这在目前来说,依然是人类的“专利”。

  目前的人工智能科技的整体水平也是如此。尽管语音识别准确率已经接近百分百,但在口音和自然对话语境的理解上还不是很理想。计算机识别技术的人脸识别准确率相当之高,但和人类凭印象和感觉就能在昏黄灯光下轻松认出熟人相比,要走的路还很长。至于人工智能给人类造成危机感,一位人工智能专科学家曾说:“现在担心人工智能带来的负面影响,就像担心火星上人口过剩一样,是一个非常遥远的问题。”

  把这一次的人机大战视为本世纪最重大的科技事件之一并不为过。很大程度上,这称得上是人工智能的启蒙。对人工智能来说,人机大战也仅仅是个开始。在科技发展的驱动下,人工智能将继续进步,一方面会将科技成果应用到医疗、机器人、无人驾驶汽车等各种为人类服务的领域,另一方面,人工智能将走向何方,是否真的会出现类人的智能,还是个未知数。

  相信人类有足够的智慧解决未知的问题,使用好人工智能这个强大的工具。人机大战其实并非是人工智能赢了人类,而是人类赢了自己——一群不太懂围棋的开发者,使用工具赢了围棋世界冠军。人类的胸怀可能也是人工智能机器无法拥有的——在李世石输给“阿尔法狗”后,韩国棋院授予“阿尔法狗”名誉九段称号。

  无论如何,生逢这个时代,有机会见证科技的惊艳突破,都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

                       《人民日报 》( 2016年03月17日 12 版)

 

 

2、AlphaGO是否 给人类敲响了警钟?

周云

2016年03月11日14:43  来源:羊城晚报

  3月10日下午,谷歌阿尔法围棋与李世石的人机大战五番棋第二局在韩国首尔战罢,阿尔法执黑中盘获胜,2比0领先李世石。阿尔法的胜利,比第一盘更令人信服,即使从人类的角度来看,李世石全盘也没有太明显的失误,但最后还是输了,这充分证明了阿尔法的强大。

  李世石和阿尔法的人机大战,引发了世人高度关注,这种关注已经远远超越了围棋的范畴、体育的范畴,更多地是人们出于对人类科技、人工智能乃至人类命运的关心。目前虽然不一定就断定阿尔法必然会赢得五番棋,但二比零这个比分本身,已经是人工智能发展历史中的里程碑事件。

  一直以来,围棋被认为是人工智能无法逾越的领域。但人工智能的发展不断在冲击着这一认知。还在十多年前,笔者作为一名蹩脚的业余围棋爱好者,还可以让最好的围棋软件五、六个子而轻松取胜。后来日本研发的Crazystone围棋软件横空出世,达到了业余围棋佼佼者的水平,普通的爱好者只能甘拜下风。现在,世界最顶级的围棋选手,居然接连输给人工智能两盘,着实刷新了人们对于人工智能现状和潜能的认识。

  与之前人们对于科技进步表现出来的喜悦和振奋不同,此次人们的态度却隐然分为两大阵营,第一大阵营对于这一事件表现出了一如既往的兴奋,对于人工智能未来发展以及造福人类的前景更是充满了向往和憧憬。但另外一个阵营的态度就远没这么乐观,甚至可以说是悲观和恐惧。持这种态度的人把李世石看作是人类的代表,而把阿尔法视作对立面,李世石的失败就意味着人类的失败。未来世界会不会出现科幻作品中无数次呈现的那样一种景象:机器人征服了人类?

  我个人部分地认同后一个阵营的观点。在我看来,以前的人工智能无论多么牛,终归是人类设计好的程序的应用,也就是说,人工智能,顾名思义,实质还在于“人工”二字,是人类的一种工具。但在围棋对弈中,事先设计好的程序难以应对如此复杂的变化,阿尔法能够战胜李世石,依靠的是既定程序和自主思考能力的结合。这种自主思考能力,实际上在Crazystone中有所体现。而阿尔法则向世界宣告,人工智能的自主思考能力,已经达到了很高的水平。若这种自主思考能力进一步发展,人工智能甩掉“人工”的帽子,具备独立的意志,应该只是时间问题了。人类被机器人统治,可能性实在是非常大。

  对于人类来说,现在最大的问题是难以对人工智能的态度形成共识,正如人们当下对于阿尔法的态度一样。很多人正在思考和提议对人工智能的研发设置一定的限制,但显然,现在还不是合适的时机,人工智能目前的水平,还远没有达到引起大多数人危机意识的程度。因此,限制的边界在哪里?限制的起点在哪里?如何让限制成为共识?或者说,当限制成为共识的时候,是不是已经为时已晚?

  另外一种可能性,就是人类与人工智能的融合,也就是把人工智能变为人类个体的一部分,而不是将人类和人工智能(机器人)对立起来,这在技术上应该可以实现。但具备了人工智能的人,还能称之为“人”吗?今天的人类,恐怕在伦理上难以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只能期待后人,用他们的智慧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实现科技与伦理的平衡。(作者是华南理工大学教授)

 

 

3、人究竟比机器强在哪儿

张贺

2016年03月24日02:54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2016年3月15日下午,李世石与人工智能计算机程序AlphaGo对战第五局,最终李世石投子认输。这场举世瞩目的围棋对战以人工智能对人类4:1的结局落下帷幕。

  以往人们认为“机器只会计算不会学习”“计算机只能听从人类的指令而不会创造”,如今在AlphaGo的胜利面前,这些说法不攻自破。学习、思考、创造不再是人类的专利,计算机完全可以具备这些被视为人类专属特征的能力。在可预见的未来,只要是机器能完成的工作将全部由机器担任,哪怕是传统意义上被人类视为独占领域的创造性工作如音乐、小说、诗歌等也不可能幸免。这样说并非耸人听闻,实际上美国加州大学的科学家已经使计算机学会了自主创作乐曲,模仿巴赫、莫扎特、肖邦风格的“古典音乐”,就连资深乐迷都难辨真伪。IBM的工程师教会了一台名为WATSON的电脑自创菜谱,其食材和组合方式、烹制方法均是人类从未想过的,据品尝过的人说“味道不错”。就连我目前所从事的新闻工作也有可能被计算机取代,韩、美等国的通讯社已经使用电脑自动写稿了。《第二次机器革命》的作者布莱恩约弗森指出,在很多情况下,今天的人工智能机器能发出比人类“更优化”的指令,“因此,人类和受软件驱动的机器之间的关系可能正在日益变为替代关系,而不是互补关系。”

  如果90%的工作都能由智能机器代替人做,那么人的本质究竟是什么?人究竟比机器强在哪儿呢?明确这一点意义重大,因为这才是我们未来工作和教育的努力方向。对个人对整个民族而言都是如此。

  我觉得,尽管人工智能未来会极其强大,但有一个环节是它取代不了的,那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人际互动。这个世界的所有问题大致可以分成两类,一类是人与物的关系问题,一类是人与人的关系问题。人工智能擅长解决前者,而后者只能靠人自己去解决。举个例子,在今年2月武汉的一场人才招聘会上,有位老父亲替大学生儿子去应聘。很显然,不管这个大学生如何优秀,用人单位都不太可能考虑聘用他。因为除了工作能力,用人单位还看中其他素质——理解力、沟通力,认真、坚韧、献身精神这些对团队成功至关重要的素质必须在面对面的交流中才能感知与评价。再比如,有人给你发来一封情意绵绵的情书,但如果你得知这封情书是他利用电脑软件自动生成的,你会有何感受?你会如何回应?我想正常人的反应一定是“滚”。

  计算机写出的乐曲再美妙、人工智能烹制出的美食再可口,也很难给人情感上的触动,因为其背后缺了一个必不可少的元素——人。能激发人的欲望、情感、想象和创造的最终是人而不是机器。

  在一个社交媒体连接一切的时代里,人与人之间面对面的交流仍然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美国学者杰奥夫·科尔文在《被低估的人类》一书中指出,人际互动是创造力的重要源泉。对于一个创新团队而言,人际互动越广泛越深刻,创造力就越大。书中讲到,为了增加陌生员工之间的交流互动,谷歌公司甚至在餐厅中刻意设置排队时间和饭桌长度,以保证员工必须坐在一起用餐,增加随机交流和碰撞的几率。灵感的火花往往就在跨界交流互动中产生。这样的例子在人类文明史上是屡见不鲜的。

  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人工智能可以解决“从一到无穷”的问题,而人所要解决的是“从零到一”的问题。没有“从零到一”这个环节,就不会有“从一到无穷”的发展。人工智能能“解决问题”,但“提出问题”仍旧是人类的特权。

  人究竟比机器强在哪儿?答案也许就是:人有人性。人性是推动人类超越自己的内在动力。因此,未来最具创造力的人和民族一定是在人性的丰富与深刻程度上领先的人和民族。我们的教育应着眼于人性本身的挖掘,以丰富和充实人性为目的,把人视为最终的目的,而决不能把人视为工具或者手段。

  在李世石与AlphaGo的世纪对战中最让我感动的一个段子是,电脑:“你明知一定会输给我,为什么还不投降?”人类:“笨蛋,因为我是人啊。”  《人民日报 》( 2016年03月24日 19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