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光庭传(《宋史》列传九十二)
2016年05月27日 来源: 作者:王光强整理 浏览次数:1108

  朱光庭传(《宋史》列传九十二)

王光强整理

光庭字公掞,十岁能属文。辞父荫,擢第(科举考试及第),调万年主簿。数摄邑,人以明镜称。历四县令。曾孝宽(1025-1090年),字令绰,泉州晋江人,曾公亮子,以荫知桐城县。选知咸平县,民诣府雨伤麦,府以妄杖之。孝宽躬行田,辨其实,得蠲赋。)以才荐,神宗召见,问欲再举安南之师。光庭对曰愿陛下勿以人类畜之。盖得其地不可居,得其民不可使,何益于广土辟地也。又问治何经,对曰:少从孙复学《春秋》。又问:今中外有所闻乎?对曰:陛下更张法度,臣下奉行或非圣意,故有便有不便。诚能去其不便,则天下受福矣。帝以其言为疏阔,不用。签书河阳判官,从吕大防于长安幕府。五路出师讨西夏,雍为都会,事倚以办,调发期会甚急,光庭每执不从。使者怒,将加以乏兴罪,光庭求免去,大防为之解。
  哲宗即位,司马光荐为左正言,首乞罢提举常平官、保甲青苗等法。论蔡确为山陵使,而乃先灵驾而行,为臣不恭。又言章敦欺罔肆辩,韩缜挟邪冒宠,言甚切。宣仁后嘉其守正,谕令尽言,毋有所畏避。迁左司谏,又论苏轼试馆职发策云:今欲师仁祖之忠厚,而患百官有司不举其职,或至于偷;欲法神考之厉精,而恐监司、守令不识其意,流入于刻。臣谓仁宗难名之盛德,神考有为之善志,而不当以为议论,望正其罪,以戒人臣之不忠者。未几,中丞傅尧俞、侍御史王岩叟相继论列。宣仁后曰:详览文意,是指今日百官有司、监司守令言之,非所以讽祖宗也。遂止。
  河北饥,遣持节行视,即发廪振民;而议者以耗先帝积年兵食之蓄,改左司员外郎。迁太常少卿,拜侍御史。论蔡确怨谤之罪,确贬新州。拜右谏议大夫、给事中。乞补外,除集贤殿修撰、知亳州。数月召还,复为给事中。
  坐封还刘挚免相制,复落职守亳。岁余,徙潞州,加集贤院学士。邻境旱饥,流民入境者踵接,光庭日为食以食之,常至暮,自不暇食,遂感疾,犹自力视事。出祷雨,拜不能兴,再宿而卒,年五十八。

     译文:光庭字叫公掞,十岁能写文章。不接受父亲的功劳受封,而得到科举考试录取,调任到万年当任主簿一职。多次代理邑官,人们用明镜来称赞他。担任过四次县令。曾孝宽认为他有才能并举荐,神宗皇上召见他,问:对要第二次起兵安南有什么看法。光庭回答说希望皇上不要把人当作动物来养育。得到安南的土地不可治理,得安南的百姓却不可使用,对开疆拓土又有什么好处呢?”又问他学什么经书,回答说:年青时跟随孙复学习《春秋》。又问:现在国内外的事都有听说吗?”回答说:皇上变更法律制度,臣子实施有时并非让皇上满意,原因是有的法律制度能实施,有的不好实施。如果能放弃不好的,那天下百姓就有福气了。皇上认为他的话不够周密,就不用他。签书河阳判官,到长安幕府跟从吕大防。五路出兵征讨西夏,雍州作为都会,后勤依靠他们办,调配的时间常常很急促,光庭时时执行不及时。使者很生气,要用耽误军事行动或军用物资的征集调拨罪施加他,光庭请求赦免离开,吕大防替他解围。

    哲宗即位,司马光推荐他作左正言,第一次请求解除提举常平官、保甲青苗等法。举报蔡确做山陵使,然后先皇视察时,作为臣子很不恭敬。又举报章敦欺骗蒙蔽,韩缜无能力却受恩宠,话说的很实在。宣仁后表彰他恪守正道,命令把话都说完,不要因畏惧而躲避。升迁左司谏,又举报苏轼在任试馆职时发出策问:‘现在想学习仁祖的忠实厚道,却害怕百官部门不举履行他们的义务,导致有的人偷懒;要想效法神考的厉精图志,又恐怕监司、守令不明白他的愿望,变成了不厚道。我认为仁宗难以称述的高尚恩德,神考有作为的好的品质,用偷懒不厚道来议论是不恰当的,希望能治他的罪,用来警戒做人臣的不忠的人。不久,中丞傅尧俞、侍御史王岩叟接续检举弹劾。宣仁后说:细密览文中大意,这是对现在的百官有司、监司守令说的,应该没有讽刺祖宗的用意。这事才停止。

黄河以北饥荒,光庭以持节身份被派遣巡行视察,马上打开粮仓振济百姓;却被人用动用先帝多年军队储备粮遭到指责,降职左司员外郎。又升到太常少卿,拜侍御史。举报蔡确犯怨谤罪,蔡确被贬新州。又升右谏议大夫、给事中。请求离京到外地,任职集贤殿修撰、管理亳州。不到几个月又召回京,恢复给事中。
  因刘挚免相制被定罪,再次降职到亳州任太守。一年多点,又转职潞州,加封集贤院学士。邻近地闹旱饥,流窜的百姓蜂涌进入潞州,光庭每天做食物来供应流窜的百姓,常常到很晚,自已都有没时间吃饭,于是传染了疾病,还是亲自管理事物。到外祈祷上天下雨,拜天却不能下雨,连睡两夜就去世了,年纪才五十八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