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溥传·宋史(王光强整理)
2016年09月18日 来源: 作者:脱脱(文) 浏览次数:746

王溥传·宋史(王光强整理)

【原文】王溥字齐物,并州祁人。父祚,为郡小吏,有心计,从晋祖入洛,掌盐铁案,以母老解职归。汉祖镇并门,统行营兵拒存丹,委祚经度刍粟;即位,擢为三司副使。历周为随州刺史。汉法禁牛革,辇送京师,遇暑雨多腐坏,祚请班铠甲之式于诸,令裁之以输,民甚便之。移刺商州,以奉钱募人开大秦山岩梯路,行旅感其惠。显德初,置华州节度,以祚为刺史。未几,改镇颍州均部内租税,补实流徙,以出旧籍。州境旧有通商渠,距淮三百,岁久湮塞,祚疏导之,遂通舟楫,郡无水患。历郑州团练使。宋初,升宿州为防御,以祚为使。课民凿井修火备,筑城北堤以御水灾。因求致政,至阙下,拜左领军卫上将军,致仕。

王光强点评:能为民做事就是好官。

【译文】王溥字齐物,并州祁人。他的父亲王祚,任州郡小吏,很有心计,跟从晋祖到洛阳,掌管盐铁事务,因母亲年老辞职归家,汉祖镇守并门,统领行营兵马抵抗契丹,委用王祚管理粮草;汉祖即皇帝位,擢升他为三司副使。在后周朝任随州刺史。后汉法律征集牛皮,牛皮转送到京师,遇暑天雨淋多腐坏变质,王祚请求把铠甲的样式颁布给诸州,命令将牛皮裁制成铠甲来输送,百姓感到很方便。调任商州刺史时,用俸钱招募人开凿大秦山岩梯路,行人旅客深得方便。显德初年,设置华州节度,任命王祚为刺史。不久,改任颍州刺史。平均辖区里的租税,补足流徙租额,抵销旧籍账目。州境有条通商渠,距离淮河三百里,时间长了就淤塞了,王祚把它疏通,于是舟楫通航,郡里没有水灾。历任郑州团练使。宋初,升宿州为防御区,任用王祚为防御使。督促百姓凿井以备防火,在城北筑堤以防水灾。请求退休,到皇宫,皇上任命他为左领军卫上将军,退休。

【原文】溥,汉乾祐中举进士甲科,为秘书郎。时李宗贞据河中,赵思绾反京兆,王景崇反凤翔,周祖将兵讨之,辟溥为从事。河中平,得贼中文书,多朝贵及藩相交结语。周祖籍其名,将按之,溥谏曰:"魑魅之形,伺夜而出,日月既照,氛沴自消。愿一切焚之,以安反侧。"周祖从之。师还,迁太常丞。从周祖镇邺。广顺初,授左谏议大夫、枢密直学士。二年,迁中书舍人、翰林学士。三年,加户部侍郎,改端明殿学士。周祖疾革,召学士草制,以溥为中书侍郎、平章事。宣制毕,周祖曰:"吾无忧矣。"即日崩。

王光强点评:在你还没有地位时,周围人对你不友好很正常,不必计较。如果计较就不是能人。)

【译文】王溥,后汉乾祐年间考中进士甲科,任秘书郎。当时李守贞占据河中,赵思绾在京兆反叛,王景崇在凤翔反叛,周祖带领部队讨伐他们,任命王溥为从事。河中平定后,得到叛贼的文书,里面有很多朝中大臣及藩镇互相勾结的话。周祖记下他们名字,准备按察审问他们,王溥谏阻说:“鬼魅这些东西,趁夜黑而出,一旦日月光明,就自动消灭。请把这些东西都烧掉,以安君主旁边的反贼之心。”周祖照办。部队回师,王溥升任太常丞。跟随周祖镇守邺地。广顺初年,任左谏议大夫、枢密直学士。广顺二年迁升为中书舍人、翰林学士。广顺三年,加官户部侍郎,改任端明殿学士。周祖生病,召学士拟旨,任命王溥为中书侍郎、平章事。宣诏后,周祖说:“我没有忧虑了。”当日去世。

【原文】世宗将亲征泽、潞,冯道力谏止,溥独赞成之。凯还,加兼礼部尚书,监修国史。世宗尝从容问溥曰:"汉禁止李崧以蜡书与契丹,犹有记其词者,信有之耶?"溥曰:"崧为大臣,设有此谋,肯轻示外人?盖苏逢吉诬之耳。"世宗始悟,诏赠其官。世宗将讨秦、凤,求帅于溥,溥荐向拱。事平,世宗因宴酌酒赐溥曰:"为吾择帅成边功者,卿也。"从平寿春,制加阶爵。显德四年,丁外艰。起复,表四上,乞终丧。世宗大怒,宰相范质奏解之,溥惧入谢。六年夏,命参知枢密院事。

王光强点评:古人忠孝不能两全时,孝为先。)

【译文】周世宗准备亲自征讨泽、潞二地,冯道极力谏阻,只有王溥赞成。部队凯旋还师,加任王溥为礼部尚书、监修国史。周世宗曾经悠闲舒缓问王溥说:“后汉丞相李崧用蜡封书信送给契丹,有人还记得书信言辞,这件事可信吗?”王溥说:“李崧是大臣,如果有这事,怎么肯轻易让外人知道?这是苏逢吉诬蔑他罢了。”世宗才醒悟,诏令追赠李崧官职。世宗打算讨伐秦、凤二地,向王溥求元帅,王溥推荐向拱。战事平息后,世宗在宴席上酌酒赐给王溥说:“替我选择元帅成就边疆功业者,是你啊!”跟从皇帝平定寿春,皇帝诏令给他加阶进爵。显德四年,父亲去世。守丧未满三年,被朝廷重新起用,四次上表,请求守丧满期。世宗大怒,宰相范质上奏解救他,王溥惧怕,入朝谢罪。显德六年夏天,任命他为参知枢密院事。

【原文】恭帝嗣位,加右仆射。是冬,表请修《世宗实录》,遂奏吏馆修撰、都官郎中、知制诰扈蒙,右司员外郎、知制诰张淡,左拾遗王格,直史馆、左拾遗董淳,同加修纂,从之。

【译文】 恭帝继承帝位,加王溥为右仆射。这年冬天,王溥上表请求编写《世宗实录》,于是上奏建议史馆修撰、都官郎中、知制诰扈蒙,右司员外郎、知制诰张淡,左拾遗王格,直史馆、左拾遗董淳,共同修纂,诏令照办。

【原文】宋初,进位司空,罢参知枢密院。乾德二年,罢为太子太保。旧制,一品班于台省之后,太祖因见溥,谓左右曰:"溥旧相,当宠异之。"即令分台省班东西,遂为定制。五年,丁内艰。服阕,加太子太傅。开宝二年,迁太子太师。中谢曰,太祖顾左右曰:"溥十年作相,三迁一品,福履之盛,近世未见其比。"太平兴国初,封祁国公。七年八月,卒,年六十一。辍朝二日,赠侍中,谥文献。

【译文】宋初,进位为司空,罢参知枢密院职。乾德二年(964),罢去他职任太子太保。旧制,一品官班位在台省官之后,太祖因为看见王溥,对身边的人说:“王溥是以往的丞相,应当超常宠幸他。”就下令分台省官班位为东西二向,成为定制。乾德五年,母亲去世。守丧期满,加任太子太傅。开宝二年,升为太子太师。中谢日,太祖对身边的人说:“王溥任丞相十年,三次迁升一品,官福之盛,近世没有可与比拟的人。”太平兴国初年,封为祁国公。太平兴国七年八月,去世,终年六十一岁。朝廷停朝两天,赠侍中,谥号为文献。

【原文】溥性宽厚,美风度,好汲引后进,其所荐至显位者甚众。颇吝啬。祚频领牧守,能殖货,所至有田宅,家累万金。

【译文】王溥禀性宽厚,风度优美,喜欢提拔后进,被他推荐官位显达的人很多。非常吝啬。其父王祚历任地方刺史,擅长积聚家财,所到地方有田宅,家资积累至万金。

【原文】溥在相位,祚以宿州防御使家居,每公卿至,必首谒。祚置酒上寿,溥朝服趋侍左右,坐客不安席,辄引避。祚曰:"此豚犬尔,勿烦诸君起。"溥讽祚求致政,祚意朝廷未之许也,既得请,祚大骂溥曰:"我筋力未衰,汝欲自固名位,而幽囚我。"举大梃将击之,亲戚劝谕乃止。

王光强点评:父子,家国,颇有趣。)

【译文】王溥任宰相时,王祚以宿州防御使官衔居家,每有公卿到他家,一定先去拜见王家,王祚摆酒宴庆寿,王溥穿着朝服侍奉左右,坐客不敢安坐,都起身回避。王祚说:“这是我养的豚犬而已,不必麻烦诸君起避。”王溥劝王祚请求退休,王祚认为朝廷不会同意,得到朝廷批准后,王祚大骂王溥说:“我体力未衰,你想保固自己的名位,而断我的官路。”举大梃想打王溥,亲戚们劝阻他才作罢。

【原文】溥好学,手不释卷,尝集苏冕《会要》及崔弦《续会要》,补其阙漏,为百卷,曰《唐会要》。又采朱梁至周为三十卷,曰《五十会要》。有集二十卷。

【译文】王溥好学,手不释卷,曾经集苏冕的《会要》及崔铉《续会要》,补上缺漏,编为百卷本《唐会要》。又采摘朱梁至周为三十卷本《五代会要》。有文集二十卷。

2016918星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