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仁浦传•宋史(王光强整理)
2016年09月28日 来源: 作者:脱脱(文) 浏览次数:619

魏仁浦传·宋史(王光强整理)

【原文】魏仁浦字道济,卫州汲人。幼孤贫,母为假黄缣制暑服,仁浦年十三,叹曰:"为人子不克供养,乃使慈母求贷以衣我,我能安乎!"因慷慨泣下。辞母诣洛阳,济河沉衣中流,誓曰:"不贵达,不复渡此!"晋末,隶枢密院为小史,任职端谨,侪辈不能及。契丹入中原,仁浦随众北迁。会契丹主殂于真定,仁浦得脱归。魏帅杜重威素知仁浦谨厚,善书计,欲留补牙职。仁浦以重威降将,不愿事之,遂遁去。重威遣骑追之,不及。汉祖起太原,次巩县,仁浦迎谒道左,即补旧职。

译文魏仁浦字道济,卫州汲人。幼年丧父而家贫,其母借黄缣为他做夏衣,当时仁浦十三岁,感叹说:作为人子不能够供养母亲,却让慈母求人借贷来给我做衣服穿,我能安心吗。因而情绪激动流下眼泪。告别母亲前往洛阳,过黄河时把衣服沉入河水,发誓说:如不能身为显贵,不复渡此。”晋末末,在枢密院做一名小吏,任职正直谨慎,一同做事的人都比不上他。契丹进入中原,仁浦随众北迁。适逢契丹主在真定死亡,仁浦得以脱身。魏帅杜重威一向知道仁浦谨慎厚道,擅长文书和筹算,想留他担任低级职务。仁浦因为重威是降将,不愿在他手下,就逃走了。重威派人骑马去追赶他,没有追上。汉祖在太原起兵,驻扎巩县时,仁浦在道旁迎接,当即授予原职。

【原文】时周祖掌枢密,召仁浦问阙下兵数,仁浦悉能记之,手疏六万人。周祖喜曰:"天下事不足忧也。"迁兵房主事,从周祖镇邺。

译文当时周太祖掌管枢密,召仁浦问京城的军队数量,仁浦全部都能记住,提笔写作六万人。周太祖高兴地说:”天下事没有值得忧虑的了。”升任兵房主事,随从周祖到节镇邺。

【原文】乾祐末,隐帝用武德使李邺等谋,诛大臣杨邠、史弘肇等,密诏澶帅李洪义杀骑将王殷,令郭崇害周祖。洪义知事不济,与殷谋,遣副使陈光穗赍诏示周祖。周祖惧,召仁浦入计,且示以诏曰:"朝廷将杀我,我死不惧,独不念麾下将士乎?"仁浦曰:"侍中握强兵临重镇,有功朝廷,君上信谗,图害忠良,虽欲割心自明,奚可得也,事将奈何。今诏始下,外无知者,莫若易诏以尽诛将士为名,激其怒心,非徒自免,亦可为杨、史雪冤。"周祖纳其言,倒用留守印,易诏书以示诸将。众惧且怒,遂长驱渡河。及即位,以仁浦为枢密副承旨,俄迁右羽林将军,充承旨。

译文乾祐末年,隐帝采用武德使李邺等人的计谋,杀掉大臣杨汾、史弘肇等,秘密下诏澶州节帅李洪义杀掉骑将王殷,命令郭崇杀害周太祖。洪义知道事情不成,与王殷商量,派遣副使陈光穗携带诏书给周太祖看。周太祖很害怕,召仁浦入府谋划,并且把诏书给他看,说:“朝廷要杀我,我死不可怕,难道不为麾下将士想想吗?”仁浦说:侍中您掌握着强大的军队和重要藩镇,对朝廷有功,君上听信谗言,图谋杀害忠良,即使想要表明心迹,又怎能做到呢,事情将如何对付。现在诏书刚刚发下,外面没有人知道,不如把诏书改为要杀掉全部将士,以激怒他们,不只能免去自己的灾祸,也可以为杨、史洗雪冤屈。周祖采纳了他的意见,临时用留守官印,改动诏书给诸将看。大家又害怕又愤怒,于是长驱渡过黄河。到即位后,任用仁浦为枢密副承旨,不久升为右羽林将军,充任承旨。

【原文】周祖尝问仁浦诸州屯兵之数及将校名氏,令检簿视之。仁浦曰:"臣能记之。"遂手疏于纸,校簿无差,周祖尤倚重焉。广顺末,太原刘崇寇晋州,仁浦居母丧,而宅迩宫城,周祖步登宽仁门,密遣小黄门召仁浦计事。明日,起复卓职。周祖大渐,谓世宗曰:"李洪义长兴节镇,魏仁浦无遣违禁密。"

译文周太祖曾问仁浦各州屯兵的数量和将校姓名,命令翻阅名册来査看。仁浦说:臣记得。于是提笔在纸上写成奏疏,核对名册没有一点差别,周太祖特别倚重他。广顺末年,太原刘崇侵犯晋州,仁浦止为母亲服丧,但住宅靠近宫城,周太祖徒步登上宽仁门,秘密派遣小黄门召仁浦商量事务。第二天,重任旧职。周太祖临终,对世宗说:李洪义永远给予节镇,魏仁浦不要对他隐瞒皇家秘密。

【原文】世宗即位,授右监门卫大将军、枢密副使。从征高平,周师不利,东偏已溃,仁浦劝世宗出阵西殊死战,遂克之。师还,拜检校太保、枢密使。故事,惟宰相生辰赐器币鞍马,世宗特以赐仁浦。从平寿春,加检校太傅,进爵邑,迁中书侍郎、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兼枢密使。世宗欲命仁浦为禁止,议者以其不由科第,世宗曰:"古人为宰禁止者,尽由科第耶?"遂决意用之。恭帝嗣位,加刑部尚书。

译文世宗即位,魏仁浦被授为右监门卫大将军、枢密副使。从征高平,周的军队形势不利,东侧已被击溃,仁浦劝世宗从军阵西侧冲出殊死作战,于是打败了敌人。班师之后,拜检校太保、枢密使。按惯例,只有宰相生日才赏赐器皿、钱币和鞍马,世宗特别以此赏赐仁浦。随从平定寿春,加授检校太傅,提高爵位封邑,升任中书侍郎、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兼枢密使。世宗想要任命仁浦为宰相,议者认为他不是科第出身,世宗说:“从古以来做宰相的难道都是通过科第吗?”遂决意用他。恭帝继承帝位,加刑部尚书。

【原文】宋初,进位右仆射,以疾在告。太祖幸其第,赐黄金器二百两、钱二百万。再上表乞骸骨,不许。乾德初,罢宁本官。开宝二年春宴,太祖笑谓仁浦曰:"何不劝我一杯酒?"仁浦奉觞上寿,帝密谓之曰:"朕欲亲征太原,如何?"仁浦曰:"欲速不达,惟陛下慎之。"宴罢,就第,复赐上尊酒十石、御膳羊百口。从征太原,中途遇疾。还,至梁侯驿卒,年五十九,赠侍中。

译文宋初,提升官位为右仆射,因病休假。太祖临幸他的住宅,赏赐金器二百两、钱二百万。两次上表请求退休,没有得到准许。乾德初年,免职守本官。开宝二年春天宴会,太祖笑着对仁浦说:“为什么不劝我一杯酒呢?”仁浦捧杯上寿,皇帝悄悄对他说:“朕想亲征太原,如何?”仁浦说:“欲速则不达,望陛下慎重。”宴会结束,到家里,又赏赐上尊酒十石、御膳羊百口。跟从征太原,中途患病。返回途中至梁侯驿去世,享年五十九岁,赠侍中。

【原文】仁浦性宽厚,接士大夫有礼,务以德报怨。汉乾祐中,有郑元昭者,开封浚仪人,为安邑、解县两池榷盐使,迁解州刺史。会诏以仁浦妇翁李温玉为榷盐使管两池,元昭不得专其利。仁浦方为枢密院主事,元昭意仁浦必庇温玉,会李守贞以河中叛,温玉子在城中,元昭即系温玉以变闻。时周祖总枢务,知其有间,置而不问。显德中,仁浦为枢密院,元昭水自安。及代归阙,道洛都,以情告仁浦弟仁涤,仁涤曰:"公第去,可无忧。我兄素宽仁有度,虽公事不欲伤于人,岂念私隙乎?"元昭至京师,仁浦果不介意,白周祖授元昭庆州刺史。汉陷帝宠作坊使买延徽,延徽与仁浦并居,欲并其第,屡谮仁浦,几至不测。及周祖入汴,有擒延徽授仁浦者,仁浦谢曰:"因兵戈以报怨,不忍为也。"力保全之。当时称其长者。世宗朝近侍有改忤上至死者,仁浦力救之,全活者众。淮南之役,获贼数千人,仁浦从容上言,俾隶诸军,军中无滥杀者。

译文仁浦性情宽厚,接待士大夫礼节周全,一味以德报怨。汉乾祐年间,有个叫郑元昭的,开封浚仪人,任安邑、解县两池榷盐使,升解州刺史。适逢下诏任用仁浦的岳父李温玉为榷盐使管理两池,元昭不能独占其利。仁浦当时正担任枢密院主事,元昭认为仁浦必定庇护李温玉,恰逢李守贞占据河中叛乱,温玉之子在城里,元昭就逮捕李温玉报告谋变。当时周太祖总管枢密事务,知道他们不和,没有追问。显德年间,仁浦为枢密使,元昭不能安心。等到轮换回朝,途经洛都,把事情告诉仁浦的弟弟仁涤,仁涤说:您尽管去,可以不必担心。我的兄长一向宽厚大度,即使公事也不想伤害到人,怎么会记私人的嫌隙呢?元昭到京城,仁浦果然不介意,禀告周祖授给元昭庆州刺史的官职。汉隐帝宠信作坊使贾延徽,延徽与仁浦比邻而居,想吞并他的宅第,多次诬陷仁浦,几乎遭到不测。到周太担进入汴京,有人擒住延徽交给仁浦,仁浦推辞说:趁战乱报私怨,不忍心这样做啊。努力保全了他。当时舆论称赞他是长者。世宗朝近侍有触犯皇上定了死罪的,仁浦努力挽救他们,保全性命的人很多。征伐淮南的战役,俘获贼兵数千人,仁浦从容向皇帝进言,把他们分到各军,没有滥杀无事。

【原文】景德四年,其子咸信请谥曰宣懿。

译文景德四年,他的儿子咸信请求定謚号为宣懿。

                                               2016.09.28